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章中心 > 人民健康 > 食品安全

必威体育

2014-04-24 20:28:57  来源:乌有网刊  作者:昆仑
点击:   评论: (查看)

 QQ截图20140424202455.jpg

新闻:废止食盐专营许可证

4月21日,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官方网站发出了第10号令。该令决定自文件发布之日起,废止《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》。

这次只是废止了国家发改委的《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》,而规定了食盐专营制度的法律——国务院《食盐专营办法》并没有被废止。

媒体的误读与行业的澄清

此消息一出,媒体热议,并纷纷刻意将该政策解读为“破行业垄断”、“开启食盐市场化”、“改变盐业历史”的破冰断腕之举,撰文抨击食盐专营的危害,为食盐市场化、私有化造势。

为回应舆论界按照自身的喜好或者利益进行过度解读与宣传,中国盐业协会不得不出面表示:发改委废止相关文件,是延续政府简政放权思路,但这并不意味着食盐专营【向社会资本放开】。

各地盐务局也出面澄清:

——湖南盐务局澄清市场误读:食盐专营政策没有变化

——广东省盐务局:取消食盐专营是误解 实则审批下放

不过舆论界的造势并非空穴来风,有关广东盐业的报道中,一边澄清误解,一边表示广东盐业正在为专营【放开】做准备。

早在2011年4月,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组成的“我国盐业体制改革研究”课题组,形成了研究报告。课题组向国家提出的实施步骤是,力争用3到5年左右的时间,逐步改革食盐专营体制,“市场自然放开”。

媒体的抨击:食盐专营的暴利与政企不分

媒体的此轮炒作中,引用最多的所谓【暴利证据】是下面这一段,来自经济参考报的《中盐再陷“垄断暴利”漩涡》。

——据媒体报道,目前,市场上食用盐的零售价普遍在2600元/吨,批发价为2200元/吨,大型食品厂可以从省盐业公司以600至700元/吨的价格批发到食用盐,而小型食品厂则必须在当地盐业公司拿货,拿货价近1000元/吨。通过专营的食盐,从车间到了市场终端,价格提高了近【十倍】。

新华网转载该新闻时,直接拟出标题:《食盐专营暴利:从车间到市场终端价格提高近10倍》。笔者不才,就《经济参考报》所提供的这有限的几个数字来看,实在看不出这【十倍】是如何算出来的。

每经网转载该文时,估计也有点发蒙,将标题悄悄拟为:《食盐专营被指酿暴利:食盐市价为出厂价5倍》,不过这“5倍”之辞也完全是主观捏造,不符原文意思。

不过,无论数据造的怎么自相矛盾,媒体们的用心是明确的:那就是要试图证明食盐专营的暴利。

媒体们声称:一旦没了垄断,盐业生产、经营市场化竞争,价格就能回归合理。当年兰州将水务卖给威立雅,大概也是这么说的——市场化能使水价回归合理。

关于政企不分,媒体抨击到:绝大多数省、市、区实行政企合一的管理模式,即盐务局和盐业公司是“一套机构,两块牌子”,形成事实上的“利益共同体”,形成了盐业公司参与甚至代行盐政管理和执法的政企不分、以企代政的直接后果。

食盐的“暴利”来源

今天,北京某超市,“中盐”品牌纸塑包装的食盐,价格是1.3元/500g,折合2600元/吨。根据国家定价,某食盐定点生产厂的50Kg包装加碘盐出厂价为474.2元/吨。从出厂到零售柜台(我们暂称之为流通环节),价格涨了5.48倍。

其实,单纯的计算倍数这种方法是有问题的,是数学,不是经济。

判断食盐专营是否存在暴利,要看它与类似的竞争性商品相比,流转环节的差价是否过大,换句话说,看企业经营一吨食盐与经营一吨其他类似商品,那一个更赚钱。

我们选择性质、重量、功能与食盐相似的非专营商品作比较。

食盐的暴利来源

首先,看看流通环节差价(为便于比较价格均折吨后计算)

 

商品名称

出厂价(大包装)

零售价(小包装)

包装标准

流通环节差价

食盐

474.2

2600

纸塑复膜、防伪

2125.8

味精(99%

8200

18600

塑料单膜

10400

白瓜子(炒货)

18000

28529

纸塑复膜

10529

绵白糖

4150

9273

简易塑料

5123

酒鬼花生

8400

25500

简易塑料

17100

 

上表说明,企业同样经营一吨食盐,其差价要比经营食品或调料少得多。当然,不可比的因素不少,食盐肩负着政治责任,要付出大量的,甚至不可预见的盐政执法费用和宣传费用。绝大多数地方,政府并没有为此补贴多少;由于专营,食盐经营量大,但商品单一,而其他商品虽经营量小,一般经营者的商品品类丰富;这些因素之于我们对结果的判断,与差价的差距比起来并不影响其结论。

从流通环节差价看,食盐不存在暴利,甚而至于,还存在着偏低的现象。

由此,我们可以得出结论,食盐的暴利来源于想象、来源于推测、来源于“主题先行”的误判。

食盐价格十几年不变

上一次食盐全国提价是在 1996年,每斤碘盐涨了0.35元,国家对食盐价格严格控制,至2009年,发改委《发改价格〔2009〕3094号》提高食盐出厂(场)价格的通知要求食盐出厂(场)价格(含税)和食盐产区批发价格(含税)每吨都提高80元,但“各地食盐零售价格一律维持现行水平不得提高”。十几年来食盐价格一直没多大波动,而其他实行市场化改革的商品以供需关系为由,以成本增加为由,早不知涨了多少倍了,食盐暴利又从何而来?

“市场食盐价格很可能因竞争机制的引入而下降”,这个观点是在太老套了,多年来一直用这个观点忽悠人,一点创新精神都没有。如果竞争机制真的能使价格下降的话,那么请让住房价格下降一下,让药品价格下降一下,让水电煤气价格下降一下,这么多年来,这么多的市场化改革,有哪一个是价格下降的?又有哪一个是人民群众满意的?食盐一旦市场化必然是价格大幅攀升,即使有下降也是暂时的,是资金雄厚,甚至是外资背后操纵以挤垮竞争对手,最后达到资本垄断。

外国不搞食盐专卖吗?

许多国家对盐实行不同程度的专卖制度。

其一是实行专卖制,由政府设立专门的专卖机构或指定机构对盐的生产、销售进行统一管理,国家定价,法规健全,如土耳其、瑞士及缅甸等国。

其二是垄断性产销制,具有专营或专卖性质,如奥地利,意大利等国。

其三是由一个大公司或几个公司组成联合体形式的产销统一经营,如一些实行市场经济自由化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:英国、法国、美国等。

美国产销一制,盐厂生产,公司经营,有6家公司负责销售,各公司与用户签订长期供货合同,再向所属盐厂下达生产计划,产、销保持绝对均衡,比我国的计划管理还要严厉。

中外之间虽社会制度不同,历史、文化,习俗均有差异,但对盐实行严格的专卖计划管理则异曲同工。

全民办盐,资源、民生不可承受之痛

我国盐资源丰富,有漫长的海岸线,有较多的储量大、品位高的井(岩)盐矿,有闻名于世的青海盐湖。除海盐外,【矿盐】资源不具有再生性。因此,盐矿资源的开发,必须有长远规划,必须与社会发展需求相平衡,必须实行有计划的开发和综合利用,这些保护性措施只有在实行严格的计划管理时方能做到。

市场经济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把双刃剑,具有一定的盲目性和非确定性,经营者的目的就是“唯利是图”。九十年代的【全民办盐】,导致一些小盐厂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,虽然纾缓了当时的产不敷销,但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,造成了盐资源的浪费,加剧了产大于销的矛盾,未加碘的劣质盐流入市场,危害了人们的身体健康,国家流失了税费,最后不得不在国家宏观经济结构调整的大背景下,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付出了极大代价又去关闭小盐厂(场)。

食盐专营有利于广大百姓得到实惠

在盐的流通领域,工业盐几年前就己实行产销见面,处于开放状态;食盐销售,批、零价格由国家制定,其经营均属市场行为,各种涨价因素需盐业产销企业通过强化管理自行消化:如各种运费随政府调节而扬抑,包装袋的原料颗粒(聚乙烯、聚丙烯等)随市场波动而涨跌。真正让普通老百姓得到实惠的,就是食盐的批、零价格不得随市场其它商品价格而上下浮动。

在湖南市场的任何地点,不论城乡、不管远近,1包500克复合膜袋加碘食盐的零售价一律是1元,一年的食盐消费按人均5公斤计算,只需人民币10元,相当于购买1包精装白沙香烟(零售价9元左右波动)。有人按其它食品的涨价幅度,推算出1包500克加碘食盐零售价可以卖到2元左右,按湖南最近人口普查6600万计算,1包盐恰好少花1元,人手一年少支出10元,全省消费者在购碘食盐每年共计少开支6.6亿元。这个数字说明,老百姓从食盐专营中得到明显实惠。

2011年盐荒的一篇文章

与朋友喝茶,听他说昨天被老婆派去抢购碘盐,连跑三家超市都没有买到,狼狈不堪,不禁哈哈大笑。据说杭州最牛的人居然一下子买了15箱盐,不知他准备吃到哪一年?

这场波及境内外的盐谣尽管来势汹汹。但盐业专营公司应对非常及时得当,立即采取“增大供应量”、“每人限购两袋”等措施。电视媒体也配合得当,立即不停播送关于食盐供应状况与碘盐科学知识的信息,很快就抑制了食盐抢购风。

俺想了想,觉得幸好咱们的盐业还没有被走资派搞掉,幸好“批发”这个环节还是掌握在国营企业手里,还是国家专营的。

假定现在咱们的盐业行业,已经按右派文人的聒噪,在党内走资派指挥下,“打破垄断”,由唯利是图的中外资本家掌握了,会出现什么状况呢?

参照其它被私有化的行业,咱们很可以想象出那时的情况:

谣言一来,盐业行业内会喜出望外,缘于牟利的目的,不仅不会有辟谣的愿望,反而会趁机抬价销售。一块钱一袋的盐,卖个二十元最好。盐是每家必须的物品。没盐吃,20元也会买的。市民吃不起盐?你找政府去,跟咱“民营”企业家无关。

市场缺货,资本家们不仅不会加班加点,增大供应量,反而会囤货居奇,投机倒把。行情那么好,干吗把手头的货都卖掉?为什么不串连起来惜售,制造供不应求的假象,以抬高市场价格呢?赚钱要有套路的。

一旦盐业私有化,还可能出现用廉价工业盐冒充“食用盐”来牟取暴利的做法。至于不是不会危害人民群众身体健康,老板们是不会考虑的。有的省份曾经放开过盐业,结果很快就出现了这种违法现象。

所以,在这次谣言蔓延事件里,咱们除了得感谢毛主席给咱们留下了国营盐业公司专营体制,还得感谢走资派们还没来得及把盐业行业彻底改为私有化为主。这样咱们老百姓不害怕谣言,因为国营盐业公司会保障咱们的利益,增加供货、平价供应。如果私有化坏人再搞两年,把国营盐业专营体制搞掉了,咱们就得吃苦了。

炒盐事件应该引起国家的重视。因为涉及群众生活的盐业价格比较低廉,又是人民生活必需品,中外资本家可以用很少的钱就可以兴风作浪,牟取暴利。千万不要为了满足资本家的贪婪,破坏毛主席留给劳动人民的福祉了。

 
对于食盐专营,有些人罗列了诸如运费,仓储补贴,回笼货款和调销奖及个别盐业公司倒卖“私盐”的事例,来证明食盐专营的弊端。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存在,但它只从属于企业管理层次,而非食盐专营本身的过错。如果食盐市场化,将造成资本更巨额的利润和老百姓更大的负担。
相关文章